设计师吐槽大会 — 那些年遇到的难带的客户

Published by 查看所有 on

设计师吐槽大会 -- 那些年遇到的难带的客户
宜派客巴西奢华硬木地板
今年热播的《小舍得》中,男主夏君山是个设计师,他遇到了一个豪横的客户,点名要他设计。这个客户上来就是:“我对设计,尤其是建筑设计,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心得,所以呢我也画了一些小图让你参考参考,看看能不能激发出你一些nice的good小idea。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可以说脚步遍布全球,古今中外的建筑我也都见的差不多。”夏君山听了挺高兴,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。结果,五个人刷刷刷列队进入房间,每人手里一副图,雕檐,飞梁,罗马柱,风车,各种元素集齐了,人家还说了:“第五张图,那不是我画斜的,那是我刻意的要向比萨斜塔致敬。“这个审美和设计师一碰撞,夏君山直接说:“我的职业操守不允许我这么做,我的名字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设计图上。”戏里看着觉得挺荒谬,然而现实中的案例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下面是来自国外设计师的吐槽,真是同一个地球,同一批磨人的客户。
carvalho bianco multistrato(双固实木白橡木)
1. 强行艺术型
一对在电话里听起来挺友好的夫妇,在他们很小的客厅里放了一个实物比例的银背大猩猩,并且坚持把它放在设计的C位。屋顶高2米4,猩猩的头差1厘米就碰到顶了。我绞尽脑汁想让它看起来更有趣,或者成为一件重要的艺术品,但在被猩猩那双骇人的眼睛盯了全程之后,我被成功劝退。

— Rachel Cannon Lewis, Baton Rouge, LA.

不是不能摆雕塑,可用空间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
reale Carvalho(王室系列橡木)
2. 唯我独尊型
一个专业篮球运动员想在他的车库做一副壁画来体现他的职业生涯,他给了我们他在不同场景下的照片。我们发给他的每版设计,照片里都只有他一个人,然而他却说:“你们没有把我做成焦点。” 除此之外,拒绝给我们其它反馈。

— Jon Sherman, Brooklyn, N.Y.

不知道整面墙都按下图这样的人像特写来,对他来说够不够焦点?
multistrato cumaru(双固实木巴西柚木)
3. 孤芳自赏型
一对夫妇让我设计他们儿子的房间,这个儿子非常自恋,所以这个房间里全是镜子,以便他能秀他的肌肉,并且可以从各个角度欣赏。

— Erica Broberg Smith, East Hampton, N.Y.

装镜子也要看地儿不是,晚上起床在黑暗中被镜子包围,不会慎的慌吗?
guaiuvira 山核桃木
4. 内心狂野型
一个客户让我以迪士尼世界的“动物王国”和“狮子王”为主题来设计他的律师事务所办公室。

— Jody Myers-Fierz, Westport, Conn.

诶诶诶,大哥,这可是个律师办公室啊,这主宰世界的野性是不是稍微往回收一收?
5. 刁钻傲娇型
一个客户让我设计她女儿的房间,她想以粉色为主题:粉色,但要那种适合沙滩的粉,不要太甜美,不要太蓝,不要太灰,不要法国粉,不要大粉,不要海螺壳粉,就是很柔和、可爱的沙滩粉,那种适合小女孩的完美色。我找了又找,就是找不到她说的颜色,于是向她坦白,我找这个色要找到崩溃了。结果她说:“这么简单都不知道?就是婴儿吃的阿司匹林的那种粉,这都还要我跟你说?!”

— Erica Hughes

知道的那么清楚,怎么不早说?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
sucupira grigio(灰调栗木)
6. 审美堪忧型
我收到的最疯狂的要求是把整个房间上下左右都刷成一个颜色——酸柑绿。我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,才改变了客户的想法。

— Noa Santos

酸柑绿作为点缀确实是挺轻快明亮的,但全屋刷成这个色,不怕亮瞎眼吗?
taco multistrato cumaru(双固实木巴西柚木)
7. 奇思妙想型
我的一个客户是电视明星,痴迷于多功能的家具,比如让餐厅的柜子打开要能变成一个工作柜,客厅储物柜能变形成电视柜等。这次他想让游戏室的沙发面对游泳池的桌子(同时也是个乒乓桌),但家人在打牌时又能面对其它方向。结果我们在地板上挖了个坑,安装了商用升降设备,让沙发升高2米后再旋转落地,以便能面对完全相反的方向。

— Madeline Stuart

这年头,不会点动力工程学什么的,都不敢轻易对这样的客户出手。
demolition cumaru(褪色纹理巴西柚木)
作为设计师的你看了这些,有没有勾起职业生涯中难忘的回忆呢?你的这届客户还好带吗?
Categories: POST&PUSH